第一卷:月耀城

Zero:月耀城

我是一个平民家的孩子,我出生在了一个在地图上都没见影的小岛上,我的姓式是....
          我合上了手中的书本,端起旁边桌子上的杯子开始小口的啜饮,稍烫茶水温暖了我的胃,我裹紧了被子,吹熄了蜡烛,听着屋外的雨声,倒头就睡。
          这里是月耀城,一个在前线建立的城市,我是这座城市里的一个冒险者,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。
          三年前,我被一个叫做卷的人在河流中捡到,那时的我趴在一根浮木上,奄奄一息。他把我带回家,梳洗打扮后给了我一份晚餐。一顿狼吞虎咽后我倒头就睡,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和他说。
          第二天,我收到了他的一份介绍信以及一份地图,我与他挥挥手,离开了这个待了一天的小木屋。
         “孩子,欢迎来到月耀城”,一个老头站在城门口和我打了下招呼,我点了点头,交给了他那份介绍信,他挥挥手,放了我进城。 
         月耀城作为在前线抗击黑化的唯一城市,里面的人们只有一份职责:杀死黑化了的任何生物!作为一名冒险者的我,也不例外。

First:启程

”有黑化的地方就是永夜,永夜又会滋生出更多的黑化“-卷

“嗡~~~~~嗡~~~~~”

精灵塔的钟被敲响,唤醒了这座城市的活力。

我放下手中的拉环,开始小跑下楼梯,跑向每个房间的门口开始敲门。

敲门敲得并不用力,但以足够使他们醒来。

“今天又是X来叫醒我啊,谢谢X了”,眯着眼睛的TB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向我道谢。

我挥了挥手表示了回礼。

“今天是各冒险团第一次出城的日子呢,大家要好好加油!”,元气的粉色人形史莱姆大声“喊”道。

我默默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装备。

“肝黑肝黑!猛男天下第一!”,维阿皮挥舞着手中的剑喊道。

我坐在了微好旁,拿过一只笔,在自己的手心刷刷写上两字“一起?”

微好看了我一眼,拿走我右手的笔打了个“√”

根据目前已知的情报可以把黑化的怪物分为12个等级,不排除还有异种的黑化怪物存在。目前的怪物有僵尸,蜘蛛,骷髅,女巫,幻翼,末影人等等。这次我们出去猎杀的大概就只是最低等的那种黑化。

“准备好了吗?准备好了就排好队!准备出城!”jeff大喊道。

他喘了两口气,再次大喊道:“记住你们的行动手册上的第一条!要活着回来!”

second:Marco

please touch me,please

作为刚刚出发的冒险队伍,我们带了半组的干粮,一套皮革护甲以及一把短刀。

“hey,你觉得我们这次的收获会怎么样?”微好为问道。

我将双手朝上,往胸前做捧状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现在和微好穿行在洞穴之中,微好右手拿着火把左手在不断的抛着刚刚从洞穴里开采的石块,嘴边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“你说这次挖到的煤够我们烤几个晚上的火”

我伸出手,把手掌摊开向着他挥了挥。

“哇,只能烧5天吗。。。我还想多喝几天鱼汤呢”,微好似乎有些失落。

我把五指往下按。

“原来是10天啊。。你掌握了什么新的煮鱼汤技巧吗?”微好开始了闲聊

我从背包里抓出一把植物。

“啊啊啊这是葱!”

我从背包又扯出一坨植物。

“盐球?你从哪里找到的,emmm,你该不会想做豆腐吧”

我抬起头往下顿去。

“好耶!!!!!!!!!!!!!”

微好开始了大喊大叫,吓得墙壁上的虫子们乱窜。

我跟着他的背后,沿途撒下自己摘的发光苔藓。

良久,一缕阳光映入了眼帘,我们加快了脚步。

“马上就出洞穴了,这次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?或许有草地有阳光!”微好说到.

我握紧了手中的刀。

“诶?X你似乎很紧张诶,发生了什么吗”微好问道。

我快速跑到了他的面前,猛地抓住他的右手。微好惊讶之余对上了我的目光。

我的眼瞳在不停地变大变小。

我把手指指向了自己的鼻子,嗅了嗅。

微好的脸色变得凝重,他把火把收起,拔出了短刀。

我们踏出了洞穴。

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草地,微风吹着碧绿的草儿以及我们的衣角,温暖的阳光洒在我们的身上。

鼻子里都是血腥味。草地的中间有着几具尸体,身体被什么东西撕咬得一片模糊,尸体上面已经有着点点白色在蠕动。

这里不久前曾经发生过战斗,也可能是屠杀。

“我们该继续探索下去吗?似乎有着杀害人的怪物啊~”微好的声线已经带上了一丝颤抖。

我脸色凝重,拿起手中的短刀,从背包拿出一个瓶子开始上毒。

“喂喂你是认真的吗,我们不该第一保证自己的安全吗?”微好大喊道。

我上完了毒,轻轻拨开他的手指拿走他手中的短刀继续开始上毒。

微好的脸部肌肉在不停地颤抖,牙齿在打颤。

我上完了毒,拿起两块石头做了个简单的支架,把短刀的刀身完全浸入毒瓶,只剩下柄被夹在了瓶子外面。

我转身把一块石头丢给了他,慢慢走远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里是一个洞,洞外面有着斑斑血迹。

我趴在了地上,缓缓喘息,努力地忍住疼痛并且处理自己的伤口。

良久,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的我我慢慢收回带血的刀,把右手放进了背包中。

我掏出了一个小型的柱状物体,它有着2块镜片,我对准洞内望去。

洞内并不是黑漆漆的,里面有着火堆,火堆旁甚至有一个人,他的头垂了下去,

我悄悄地摸了进去,坐在了火堆旁。我刚刚坐下的时候他就睁开了眼睛,很灰暗。

我从背包里拿出纸和笔。

“你为何独自一人在此”

他看了看我,黑色的刘海并不能遮掩他的眼神。

“他们全都死了,留下我独自一人”

“我本该高兴,但我现在感觉非常的.....”

我挑了挑眉毛,从背包里拿出第二块石头,丢给了他。

“呵呵,你为何要救一个废人,你看看这双手”

眼前的手满是挫伤,甚至还有着粉红色的肉。

“铁匠没了手,还能做什么!”他忽然大叫起来,将双手往火里伸去。

“拍”

我握住了他的手,随后被一起拖入火中。

他的眼瞳忽然缩小,猛地抽回自己的手,大骂道:“你是个神经病吗?一个废人值得你这样对待?”

我看了看他的眼睛,似乎有一些反光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良久的黑暗

我的意识沉入了思维的深海

海里有海,还有着船

我游了过去

船上似乎有人在向我招手

那是....谁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你醒了/你终于醒了!”

黑暗褪去,眼前逐渐恢复光明

我抬起头,看见了一张一脸淡定的脸和一张痛哭流涕的脸。

“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独自行动了!”微好一边哭着一边喊着。

我伸出手,摸了摸他的头发。

“我的名字叫Marco,你以后要打造兵器可以叫我”。

眼前的人没有表情,似乎昨晚的人并不是他一样。

还活着呢,真好。

Third:第一把剑

在我休养的那段时间,微好整天跑来我的床边。

第一天是咸死了的包饭。

第二天是只剩鱼肉的鱼汤(骨头呢?他一脸懵逼的说骨头可以熬汤?)

第三天是加了骨头的鱼汤。

第.........

今天我一觉醒来感觉自己的双手双腿终于有了力气。

“X,我今天来看你了!尝尝我新做的鱼汤!”门被一把推开。

“boom!”门被我摔上了,并且拉上了门闩。

“为什么不准我进去QAQ”微好的声音带着委屈从门外飘来。

门内并没有传来任何声音。

“难道是我做的鱼汤太难喝了吗。。我这就去找Luke学习汤的新做法!”微好的声音逐渐远去。

我抱住自己的身体,脸上的红晕未曾退怯。バカ

换好衣服,在一番洗簌后我推开了门,习惯性地打开了门口的邮箱。

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封信。

我抓起了这封信,快速地把封漆给抹掉,三两下抽出了里面的信纸,瞪大眼睛开始看信里的内容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亲爱的X

          你的身体还好吗,我是Marco,今天是我的铁匠铺开张的日子,我希望你前来参加开幕式并且照顾一下我的生意。 我随着信寄来了一些东西,记得带它过来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Marco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月耀年5.19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。。。。。。顿了一下后我拿着信封颠了颠,果然倒出来了一块小玩意。

那玩意是块红色的石头,上面印着一个由字母M扭成的猫头,看起来很有特色。

随手揣入怀中,前往地图处。

新开的铁匠铺,在,,,在这里啊。

那是一个很标准的铁匠铺,非常符合我的想象。

敲敲门

一只鸟飞过

敲敲门

维阿皮开心的声音从耳旁传来

敲敲门

微好从不知道那里冒了出来,和我打了声招呼。

我从背包里掏出小本本,开始速写起来

“那个叫Marco的人现在不是在开幕式吗=w=”

微好想了想,“早搞完了现在都中午了,我们去吃午饭吧”

我一把抓住了他的左手,拉着他去了酒馆。

说是酒馆,其实就是饭馆然后有酒卖而已。

我一进门,环顾四周,准备找个位子想占住。

我的拳头在空气中摩擦,越过重重的桌子飞到了某个正在吃食的人的后脑勺。

那人吃得爽的一批,浑然没发现后面的阴影。

我犹豫了一下,变拳为掌,拍了拍他 肩膀。

那人拨开了我的手,“吃饭的时候别打扰,等会和你说”,他头也不回的说。

我坐在了他的对面,回头叫了碗面,开始问微好要吃什么。

一顿风卷残云。

“啊啊,我看到你没来就先吃了碗面”,Marco挠着头说。

我伸出了食指,摇了一摇。

“好吧是两碗。。”

我伸出中指摇了摇。

“还有半斤牛肉”

我伸出左手扶额,背过身右手招了招。

“行行行我给你们买单”

我回头,掏出石头,对着头,轻轻地丢了过去。

“嗷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在前往铁匠铺的路上,微好在和Marco解释。

“一个手指是我有一块石头,二个手指是我想弄2把剑,挥挥手是我们走吧,我们并没有要你买单的意思”。微好一脸正经地解释道,小脸上闪烁着智慧的光芒。

“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欢迎来到我的铁匠铺,上次你击杀的僵尸爆出的锻造金属已经变成了适合你们的武器了,过来看看吧。

在铺子的前台,我们看到了墙壁上挂着的两把剑。

一把剑呈灰色,剑身巨大,闪烁着淡淡的荧光。

一把剑呈黑色,剑身纤细,闪烁着淡淡的荧光。

这两把剑一把是轻剑一把是重剑,我用这小子提供的狼牙给他们附上了基础的锋利附魔,他们的锐利度不错了,来,试试看。

我抄起轻剑,舞了两下,微好把双手放在了剑柄上,缓缓吸气。

喝!!!!!!!!!!啊!!

抬起来了一些了!加油!小子你肯定能抬起来的!等等, 你怎么光喊不用力的?

我....我我我抬不起来。。 。

早料到你抬不起来了,我给你个挂钩你给我挂背上。

嗯。。。这个挂钩装在哪里呢你又不是个石头人。。

我在用一种看XX的眼神看着Marco。

喝!啊!微好勉强把重剑抬至腰间,脸憋得通红。

Marco一脸无奈。。给重剑上的一个镶槽里放了一个符文。

这是个重力符文,大概能减少20%,这是我能帮你的了。

谢谢呃,这是报酬。

别了别了,你多吃两顿吧,别饿着。

回家时,我在前面跑,微好在后面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Back to top